今天是 Skip Navigation Links
Skip Navigation Links
云梦一中求学记(三)

云梦一中求学记(三)

1980届校友饶华军)

 

 

我一向对数学充满自信,自小对数的加减乘除颇有兴趣。记得小时生产队期间,我常在三奶奶家看队里记工员统计工分并张榜公示,年轻的记工员刚刚高中毕业,他用算盘统计工分时,我用心算早报出结果,而且毫厘不差,那计工员甚以为奇。我自小学到初中数学成绩一直无人能比,刚到一中时自以为能,可经过几次小考测试,与有的同学比,差距突显,尤其在几何知识方面,不甚明了。直到有一天晚上数学老师江有珍公开举办几何讲座,我才茅塞顿开。那天课前我并未获得学校有公开课的通知,晚上突然发现教学楼东一楼灯火通明,教室内不仅座无虚席,过道上也站满了求知若渴的一中同学,我挤进人群站在许多人的后面,踮起脚尖看到一班数学老师江有珍正一手拿三角尺一手握白粉笔,操一口纯正的云梦曾店话,高声宣讲几何知识。在短短的两个小时里,江老师从例题入手,通过由浅人深,鞭辟入里讲解,使我顿时有恍然大悟的感觉,明白所谓几何就是通过公理定律进行逻辑推理的学问。课后我照此理解,找来大量习题练习,发现果然如此,后兴趣日浓,渐入佳境。那堂大课记忆之深,以致近四十年后我还记得那天江老师讲课的神彩,还记得灯光映照下他额头渗出的汗珠。他犹如迷茫中给我点燃了一盏通往数学殿堂的明灯,使我有如神助,于几何学上大彻大悟。我甚为不解的是,学校为什么再也没开此类公开课。江老师作为一班班主任专教一班数学,无论是管教学生还是教研数学,深受同学好评,我们时有所闻。那堂公开讲座是我在一中唯一一次听一代名师江老师讲课,直到现在都难以抑制对他敬佩之情。令人痛心的是,在我们毕业后不久,江老师被深圳某校选调,数年后罹患癌症,不幸壮年早逝,真是天妒英才!

出身于西子湖畔天堂杭州的数学老师李耐秋,有着江南水乡女子的精明与灵巧,在我们一中两年里善始善终为我们二班讲授数学。她经常在授课之余用带有浓厚的江南口音的普通话,跟我们讲为学之不易、求学之艰难。她说道:别看我们现在这样,上中学生活跟你们一样困难。那时她爱人在云梦棉纺厂工作,一双十岁左右的儿女聪明可爱,家住县春风商场二楼职工宿舍间,在当时是令人羡慕的幸福之家。有一天放学后她叫我和另外几个男生,到她家里帮忙移挪家具,使我对当时城里小康之家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李耐秋老师对工作认真负责,对我们要求很严,对学生中出现的问题,敢于批评。她课讲得好,尤其是解析几何反映更好。正是中学打下的良好基础,我在大学学高等数学时较为轻松,未曾十分用功即轻易通过。李老师在我们毕业一年后迎来人生的一次重大变化,那年强调领导干部的知识结构和学历水平,李老师一夜之间从三尺讲台走上了云梦县政府的主席台,担任主管科教文卫的副县长,一时成全县人民街谈巷议的热门话题。后位至孝感市教委副主任到光荣退休。多年后,我几乎经历了李老师同样的人生体验,一纸公文就从一名终日劳于案牍的机关干部成为某市主管政法的市领导,官场机变,人事纠葛,其中的酸甜苦辣,想必有着共同的体会。如此说来,师生之缘,岂止于一中!

 

 

歌德在《少年维特之烦恼》里说到:青年男子谁个不钟情,妙龄少女哪个不怀春。我们上一中时正值青春年少,正如《西厢记》里唱的:怪黄莺儿成对,怨粉蝶儿成双。青春的躁动自是难免。看过《红楼梦》的知道,在那个封建禁梏的时代,像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这样十四、五岁的孩子,就已情窦初开,无论宝黛之间的细腻默契,还是薛宝钗的工于心计,都不象是几个孩子所为。奇怪的很,到二十世八十年代,封建社会已被打倒几十年,我们还坚持"男女授受不亲",男女之间互不搭理,尽管每天都在学校共同生活,也行同陌路,同学两年,男女生几乎没有任何交流。那时二班团支部共三人,团支部书记罗元法,我与女生江翠香同为委员,在少有的几次支部活动中,要么是胡老师安排工作,要么是我们各自与胡老师单个互动,要么我与元法商量,但与江同学从没搭过话。有时候感觉场面比较别扭。

 

其实我们二班女生十几人个个秉性端庄,勤奋好学,男生们素所敬慕。只是当时学习任务十分紧张,每天繁重的作业使你根本就无暇他顾。早起要朝读,白天要上课,晩饭后要背记,晚上要自习。终其一日,宿舍、教室、食堂,三点一线,早习晚诵,日研夜练,生活规律从未打破。日思夜想的也是各科作业,那有心思恋及其它。再者同学大多来自农村,含蓄羞涩,性所使然。不像我们学长班全是城关学生,常有男女生嘻戏打闹。只是一班校花出身领导干部之家的戴文君身着一袭红色长裙,嫣然浅笑,姗姗款行,每天从我们窗前飘然而过时,大家略有分神,心中激起一点小小漪涟,但很快复于平静。正如《红楼梦》史湘云判词: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

 

虽说如此,男女生之间碰撞纠葛还是时有发生。某日全班同学正在埋头作业,突然坐在教室右边同学陈小方与同桌钟守华不知何故发生冲突,上演了一曲《红楼梦》第九回《起嫌疑玩童闹学堂》。只见钟守华拿起书本朝陈小方猛㧜过去,哪知陈小方身手敏捷顺势一躲,书本不偏不倚径直㧜向正在专心作业的女生丁凤新后颈上,引得全班一阵哗然。丁同学手悟后颈,立马惊起,杏眼园瞪,微露不快,欲言又止,后缓缓坐下,继续作业。教室里很快平静如初,以致于不久后胡老师到教室巡视时,根本不知道刚才发生的精彩一幕。

如果说钟守华书㧜女生是无心之失,那么同学陆跃强与女生万秀兰之争属于事出有因,针锋相对。那天陆跃强穿一件雪白的的确凉新衬衫,晚自习时化学老师李玉兰发现陆同学背后有墨水污渍,十分显眼,忙问何故。陆跃强一看果真如此,很快断定是后桌女生万秀兰所为。可能陆跃强听课时有背靠后桌的习惯,扰及后排女生。后面万秀兰则以墨水钢笔尖正对陆的背靠处,导致墨染雪衫。陆同学与万秀兰父亲同是一中老师,陆万同为一中子弟。但陆同学一向就不是省油的灯,哪里咽得下这口恶气,立马决定报复。他用力往后一挤,后桌书落满地,一片狼藉。这下激怒了平时沉默少言的万秀兰,她迅速冲到前面将陆的课桌推倒在地,结果陆的唯一一支钢笔被完全损坏。或许陆跃强突然明白好男不跟女斗的道理,没有当场采取进一步的行动。但事后他迅速找到万的父亲正教一班语文的万仁方老师,要求赔偿钢笔一支,并如愿而还。多年后,已娶妻成家的陆跃强在云梦街头偶遇万秀兰的妹妹,获知万秀兰已在孝感工作成家。第二天他携家人专门赶赴孝感设宴款待万同学全家,真情至歉,并述同窗之情。"真乃"相逢一笑泯恩仇"!

 

在一中二年级的时候,我班有名叫孙俊的七九届插班生入读,并与我同桌,我俩相处不久便意气相投,终成莫逆,在高考后填报志愿时我们相约同报空军二炮学院,后来在军校又同窗四载。家居城关的孙俊比我长一岁,自然比我见识多,心机深。那时学校坚持每天上午广播操制度,孙俊常鼓动我借大家做广播操之机溜出校门,漫步于云梦街头,游逛县城中心商场。商场一楼杂货铺里有一着碎花连衣裙,生得眉清目秀、蜂腰俏肩的售货女子。当时我并未在意。直到上军校不久,孙俊告诉我,他有女朋友了。她就是那个商场的漂亮女生陈爱蓉,是他七九届同班同学,在校时她们就互生好感,上军校后书信传情私定终身。至此,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孙俊常约我偷逛商场,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那时就感觉"城市套路深,只恨生农村"。婚后陈爱蓉随军全家定居北京,现在家庭美满幸福,两人恩爱如初。我们时有联系,常在春节小聚,有时进京相会承杯酒之欢,喝到兴起我就提中心商场的事,孙家夫妇不禁幸福一笑!

 

十一

   

一中读书期间,我很少参加体育锻炼。特别是进入高二,每周仅有的一次体育课常被其他课程挤占,体育活动就更少了。幸运的是,承蒙天佑,虽然生活艰苦,学习紧张,我在一中两年里感冒都未曾发生。这应该得益于小时候练就的身体基础。我从小就生性好动,儿时流行的游戏运动如打陀螺、推铁环、弹弹珠、跳绳、游泳等,无一不玩,无所不精,尤其喜好打兵乓球。小学时有一要好同学周茂顺,一直到初中我们几乎终日形影不离,成绝对的铁杆。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有一对带胶的乒乓球拍,我俩常于放学后在学校水泥垒砌的球台尽情打球。班主任邹冬清老师戏称我俩是"球朋友"。有时忘乎所以直到幕色沉沉沉我才想起还要做晚饭,惶恐中匆匆回家时村里已是炊烟四起,饭菜飘香了,而我家灶台仍是烟息火息,由是少不了挨老大一阵猛揍。

   

高一时带体育课的是名叫陈勇的年轻体育老师。陈老师常年戴一幅高度近视眼镜,中等身材,腰扳笔直,走路昂首挺胸,虎虎生风,着地有声,一看就是搞体育运动的。七九年的冬天,他动员学生开展从云梦到北京的象征性长跑,每天累计学生长跑公里数,并在黑板墙上图标位置。可惜应者寥寥,活动有始无终。后来是年龄居长、身材高大的吴老师带体育课,他对其他老师挤占体育的行为颇有微词,但终究在学校默许下无可奈何。吴老师气场十足,声音宏亮而盛气凌人,经常于广播操时整列队伍,在没有麦克风的情况下,操场上七八百名做操的学生都能清楚地听见他发出的口令。

与体育老师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们班体育委员谢少东身材瘦长,略显单薄并有点驼背,整列队伍发号施令稍有中气不足之感,但工作是很认真负责任的。毕业后他考入军校,在新疆部队艰苦奋斗三十多年,其风貌依旧,只是更显老成与斯文。

   

一九七九年春,学校举办了我们在校期间唯一一届学生运动会。设有长跑、短跑、跳高、跳远、铅球等项目,我自感无力拼争,只能做场边的的看客。担任现场播音的是我班美女同学朱丹,她不仅为场上同学助威加油,而且适时播诵大家稿件。我写了一遍内容肤浅文理粗通的广播稿,通过朱丹甜美柔和的播报,使我的心软软的,也感觉学习之余难得的轻松。由于大家平时锻炼不够,感觉整个运动会基本乏善可陈。在女子200米短跑时,我班刘雯同学报名参加,很是出人意外。刘同学生的纤巧瘦小,看似弱不禁风,哪知比赛时发号枪一响,拔腿就跑,有如一只奔跑的小鹿,竟一路领先,在同学们声嘶力竭的加油声中,眼看冲刺在望,突然她一个咧趣,失去重心,不慎摔倒在地,功亏一篑。看到迅速爬起来的刘雯娇喘息息,泪光莹莹,同学们不禁跺脚扼腕叹息。

 

十二

   

一中学习氛围很浓,浓得让人不敢有丝毫懈怠。有时晚自习稍晩点到教室,看到同学们都已在静静的埋头作业,自己顿时惶恐不安,生怕学不努力而落于人后,赶紧迅速归位认真学习。学校管理学生还是主张驰张有度,大概老师们看到日夜拼博在高考战场上的学生,心生疼爱,提倡适当放松调节,以此提高学习时效。

记得有一次学校集体组织到县电影馆看电影《405案件》,是老牌影星仲星火主演的一部侦探片,影片运用声光技术制造悬念和紧张气氛,至始至终刺激观众神经,给我们耳目一新的感觉。这时中国电影以及其它艺术领域都伴随着改革开放的启步,开始引进传统友好国家之外的艺术作品。其中最大的电影事件是日本电影《望乡》的公演,引起社会哄动及巨大争议。影片讲述日本军妓的悲惨故事而有大尺度的画片,尽管在今天看来简直是小儿科,但在当时有许多人认为大逆不道有伤风化,甚至被认为是黄片。那时花钱看电影是奢侈行为,我这样的穷学生当然无福消受巜望乡》这样的电影美餐,班里几个城关籍学生看过之后常有议论。有一天同学杨三学把我拉到一傍,一脸神秘的怪笑,俏俏地告诉我:他前排的女生在讨论《望乡》呃,她们也看黄片了!后来印度电影《流浪者》也颇具影响,里面的主题曲《拉兹之歌》迅速广为传唱。我虽不曾观看此片,但通过报纸评论和看过的同学议论,已略知大概。由于此片的影响力和观众需求,县城电影院破例放通宵电影,而我们宿舍与影院仅一墙之隔而不隔音,那几天我们整夜都在"阿巴拉古,乌乌……,阿巴拉古,乌乌……。"的乐曲声中度过。一时《拉兹之歌》流行校园,人人哼唱。

               

这个期间我们也见证了电视机开始走向大众,县城里有些单位包括一中都有一台十四寸右右的黑白电视。有一个周未的晚上,城关籍同学胡慕环盛情邀我去他爸所在单位看电视,他在电视开机之前就用小凳帮我占居中间位置,在一间不足二十平米的房间,挤满看电视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我们一起看了一部十分精彩战争影片《兵临城下》,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周末之夜。学校有时周末开放电视,体育老师陈勇负责在室外空地上安置电视,调整信号。尽管黑白电视常漂雪花,而后面的人只看个人影又听不清声音,但还是吸引了大批观看的师生。同学们从这方寸之物开始了解广阔世界,方知外面的世界更精彩。一部介绍日本的记录片给我很大震憾,里面都市繁华,高楼林立,黑色的高速公路网遍布全国,路面平坦宽阔,来往车辆奔驰不息。看了心里有种说不出感觉,没想到与我们有血海深仇的日本鬼子发展得这么好!可喜的是今天这一切我们都有了。

这时我们开始有电视剧的概念。在中国还没有一部自己的电视剧时,美国剧《大西洋底来的人》来了,这是我知道的中国首部电视剧演潘,学校几乎每集都对学生开放观看。此剧是部科幻片,剧集很长,剧情平淡,印象不深,但还是颇受欢迎。

   

这时正值全面改革开放的前夜,我们在埋首苦读的同时,悄然感受着社会的变迁,时代的变化,以及新文化、新观念、新思潮的撞击。这种冲击来势凶猛,势不可挡,任何人都不能置身事外。正因如此,我们的生活,我们的未来从此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巨变,一个强大的中国从此走向崛起。幸运的是,我们是这种变化的最初见证人和幸福的受益者。

十三

  

有人可能会奇怪,求学记已出十二辑,但迟不肯谈化学课事,这是为什么?原因在于化学历来是我心中的痛。我一向对化学课甚无兴趣,那些总记不住的元素周期表和繁琐的化学方程式,看着都让人头疼,哪里还有兴致去学。从初中到高中,各科成绩化学考分总是摆尾。初中化学是后来成我岳父的王校长主讲。他曾告诉我,他原本就是五十年代中师毕业,未曾学过化学,只是当时一时并无化学教师,不得已免为其难亲自上阵,边学边教。往往是昨晚才搞懂,第二天就教学生,其效果可想而知。

    

到了一中后,教我们化学的两位都是女老师。无机化学是严秀玉,有机化学是李玉兰。相比而言,严老师稍年轻些,戴一幅近视眼镜,头发乌黑,姣小玲珑,衣着朴素整洁,讲一口地道武汉话。有次讲到棕色环原理,因武汉话"棕色环"与同学钟守华名音相近,课后同学们常模仿严老师叫钟守华为棕色环。有一天同学刘锡汉以此称呼时,钟同学勃然色变,几要动粗,让锡汉尴尬不已。严老师于化学还是很有研究,水平不低,上课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讲一节课不歇。缺点就是板书过少,启发式的问答不多,我基本上跟不上她的思路。课堂上少有的几次提问,都是曾凡得等那几个化学成绩好同学回答。后来曾同学化学好而上了医学院,现成云梦外科名医,人称"云梦第一刀"严老师一向表情严肃,除上课之外,从不与学生交流,永远是一幅公事公办的样子,课完后夹着教案立马走人。

   

与严老师相反,教有机化学的李玉兰老师给我的印象是慈爱亲和,上她的课,心里总有一种暧暖的感觉。李老师不幸腿有微疾,不良于行,但这并不影响她满腔热情地教书育人。她讲课认真,勤加辅导,我于有机化学还算明白。课后辅导时常与学生话些家常琐事,有时幽默一下让大家开怀一笑。听孙俊讲,她在带79届生时,批评一女生时道:你这么马虎,将来怎么能找个好婆家是啰!说的大家哄堂大笑。

 

2017-05-15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云梦一中网站 版权所有 鄂ICP备15022630号-1
地址:湖北省云梦县 技术支持与网站制作:北京环球赵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712-4220170    建议使用IE5.5以上浏览器,分辨率1024*768
河南富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安徽置地投资有限公司 淮南房产网_淮南二手房信息 安徽房产特卖网_特价一手房_商铺_公寓 安徽省地矿置业有限责任公司 合肥房地产门户网站合肥家园网 中国招生考试网 蜜蜂养殖_云南蜂产品_养蜂培训 湖北思锐职业培训学校 山西天下襄农业开发有限公司